笔趣阁 > 科幻小说 > 遨游仙武 > 第五十一章算得上一种缘分
    那为首的男子细细地打量着沈成平等人,那个背着长剑的胡人却是目光炯炯地望着云玉真与贞贞,紧接着一双眼睛如同野兽般发出骇人的光芒,两女心中不喜,皱着眉头,云玉真冷声喝道:“看什么看,再看将你的眼睛挖了下来!”

    那个胡人咧嘴一笑,说道:“好辣的小姑娘,你们中原的女人都是水作的一样,没想到也有这么有味道的!”云玉真听候皱了皱眉头,这个胡人的话很明显是让云玉真厌恶,云玉真厌恶地看着这个胡人,冷声说道:“闭上你的臭嘴!”

    那个胡人也不以为许,拍马上前了几步,说道:“在下名字是庚哥呼儿,你以后就是我的婆娘了!”而其他三个胡人则是看着这一幕似乎是准备看好戏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云玉真脸色就是一边,心中恼怒,就要将腰间的长鞭拿出来给对方一点教训,只是她的动作却突然停了下来,却听“噗”的一声,那庚哥呼儿蓦然没有了动作,他的脑门上也多出来了一个血洞!

    “饭不可以乱吃,话更不可以乱说,既然你来到了中原,我就教你一个乖,病从口入,祸从口出!”沈成平神色淡漠的说着。

    随着这一句话,那庚哥呼儿才缓缓地从马上栽倒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刷!!!”剩余的三个人这才看到同伴居然不声不响的就死于非命,纷纷将兵刃持在手中,那个红衣女子下马来到庚哥呼儿身边,眼看他死的彻底,顿时就将目光放在了沈成平身上,道:“你居然敢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哼,多新鲜!”沈成平冷冷一笑,道:“他既然敢抢我的妻子,自然也要做好被我杀死的准备!”

    “你!”红衣女子听了目光一怒,手中的匕首一紧就要动手,却被那为首之人叫住:“花翎子住手!”

    待红衣女子停下动作,那个男子说道:“在下长叔谋,家师乃是铁勒飞鹰曲傲!”

    沈成平傲然地望着长叔谋,冷声说道:“你师父就是那个被毕玄一招击败的曲傲?”

    那些胡人脸色一变,脸上露出了勃然的怒意,皆是将手搭在兵器之上,沈成平扫了眼这些人,对着长叔谋冷声说道:“就算是毕玄在我面前也不敢如此,你们抬出来曲傲也难逃一死,说吧,你们死前有什么遗言?”

    任少名正是曲傲的儿子,这些人来这里当然不会有什么好事情,只是让沈成平奇怪的是,任少名死了也不过一个月,若是按照正常时间来算,消息从江南传到草原,然后他们赶到江南,就算是星夜兼程,也不可能如此快到这里。

    当然沈成平不知道,他们一开始来江南的目的是接到任少名的求援,准备南下相助任少名,可没想到在半路就得到了任少名死于龙虎门手下的事情,所以这一路的目标也就改为了扬州龙虎门总堂,准备找杀死任少名的寇仲报仇,只是恰巧被沈成平遇到。

    “阁下这是执意与我们为敌了?”长叔谋盯着沈成平道:“却不知道阁下到底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将死之人,又何必知道的太多!”说完,沈成平再次对着长叔谋一指点出!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因为方才同伴之死,长叔谋一早就注意着沈成平的动作,这个时候急忙用手中的盾牌护住自身,却听见一声闷响,长叔谋直接从马上被震了下来,而他手中的盾牌却已经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略微惊讶的看了长叔谋一眼,方才虽然是自己随手一击,可没想到居然被对方挡住了,不过饶是如此,长叔谋也被方才那一道指剑的力量震得浑身脱力,一时间居然连站起身来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!!”长叔谋的两个同伴见到他居然如此轻易地就被重创,心中皆泛起了惊涛骇浪,脸上再也不复方才高傲的神色。

    仅仅是略微惊讶了一下,沈成平当下就要再补上一指,却忽然停下来了动作,转而看向了东面,道:“怎么,看到弟子快死了这才舍得现身?”

    随着沈成平的目光,一个高瘦的汉子慢慢地走了出来,他身上予人笔挺硬朗的感觉。皮肤有种经长期曝晒而来的黝黑,长了个羊脸,轮廓分明,像刀削般清楚有力,配上一对鹰隼似的锐目,确有不怒自威的慑人气概。

    那人紧紧地盯着沈成平,一股发自他身上的森寒杀气,已向沈成平潮涌浪翻般卷来,沈成平眯着眼睛,一身青袍随着曲傲身上杀气卷起的狂风而拂动,曲傲神色一滞,感到身上的气势竟是如同浪花扑打在礁石之上,碎裂成白色的珍珠一般,他纵横塞外一生,身上的气势竟是对眼前之人全然没有作用,而且更是感觉不动眼前之人的深浅。

    周遭一片沉静,众人只感到一阵如同黑云一般的压力压来,让人喘不过气来,花翎儿心中更是惊骇:“此人好生厉害,竟然是在师尊的气势下全然没有败像!”

    曲傲脸上已是冷汗流了出来,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气势仿佛就是在冲击万仞高山一般,对方的气势没有泄露一丝一毫,却让自己感觉到极大地压力,甚至比起自己当初面对毕玄还要可怖。

    当年曲傲与毕玄曾于楼兰古城一战,一战而败,从此在心中留下来了阴影,更是自暴自弃,放纵自己,不复当年之勇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乖乖的待在草原之中,或许可以多活几年,却偏偏和你那个短命儿子一样,来到中原搅风搅雨,既然如此,那就将命给留下来吧!”沈成平一字一句仿佛是一道道利剑,刺向曲傲,两个人的交锋,已经在这一刻开始了。

    面对沈成平以元神之力形成的剑意冲击,曲傲的脸色更是发白,方才一身的气势全然消失,待听到沈成平后来的话,顿时脸色难看的问道:“名儿的死与你有关,你是寇仲?”

    “寇仲是我的弟子!”沈成平说道:“你们父子能够死在我们师徒手上,也算得上是一种缘分了!”找本站搜索"笔趣阁CM" 或输入网址:注册送彩金娱乐平台 www.concometalst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