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武侠小说 > 炼器真仙 > 第二百八十八章 白子婿来挑衅
    基本上,说什么的都有,不过徐游脸皮早已经练的比城墙还厚,说是铜墙铁壁也毫不为过,所以他依旧是低着头,就准备这么一直缩下去。

    谁料,这时候台上突然有人开口:“徐游,你莫非要做缩头乌龟,敢不敢上来比一场?”

    咦?

    居然有人邀战,徐游这次没法子装糊涂了,对方点名了,再没有反应,那就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所以徐游抬头先看了一眼,结果发现,台上白子婿正一脸讥笑的盯着自己,显然,刚才说话的,就是他。

    白子婿现在很得意,他成为五个招待下宗的弟子基本上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以他炼气十层的修为,实际上要争取这个机会也是颇有难度。

    好在这段时间里,他也是刻苦修炼,他已经打算好了,这次交流之后,他就闭关,绝对可以在半年之内筑基成功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次交流,是他炼气期时最后一次活动,自然是要为他自己赚取足够的关注,只要做的好,宗门有奖赏不说,他的师父神剑散人,也会更加偏向于他进行培养。

    这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如何博取师父的欢心,那就是关键,这次他能成为五个交流弟子之一,就是一次机会。而他本来已经得到了这个名额,因为他是台上仅存的五个弟子之一,但白子婿之前看到徐游,心中的嫉妒和愤恨就不自觉的涌出来。

    一个念头冒出来,难以抑制,那就是借这个机会,当众击败羞辱徐游,一来为自己出一口恶气,二来,也能露脸,给师父脸上增光。

    所以他心一横,直接出言挑衅,在他看来,这徐游再厉害,也不过是炼气九层,距离自己差了一个境界,要击败对方,他有十成把握。

    这时候他又道:“徐游,你若是不敢来比就算了,我也是看你被伯奚师父推荐上来,还以为你要众多同门师兄弟比试一番,可能,是我想岔了吧。”

    言语中,满是鄙夷。

    再白子婿看来,就算对方真的不上来比试,那也要将对方踩几脚。

    徐游一听这话,当即道:“你当真要与我比试?”

    这是反问,白子婿一听,冷笑道:“简直笑话,就看你敢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徐游没法子,实际上,被人点名挑衅,若是不上台,徐游面子丢了不打紧,但师父伯奚的面子肯定是挂不住。

    之前徐游装傻,是想要偷偷糊弄过去,只要没有人点自己的名,那就可以装糊涂下去,可是现在不行,若是再不上,他和师父必然被人在背后耻笑。

    哪怕是为了师父伯奚,徐游也得上。

    所以徐游直接跳上台,另外四个已经取得资格的弟子都是有趣的看着徐游,然后暂时退在一旁,给两人腾出地方。

    下面,伯奚骂了一声:“臭小子,真当缩头乌龟,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骂,但徐游最后的表现却是让他还算满意,至少,徐游没真的当缩头乌龟,不敢应战,只不过伯奚也纳闷,他可是知道自己这徒弟的本事,光是一个御物之术,甚至让他这结丹境高手都能感觉到一丁点棘手,他可以肯定,台上那些弟子当中,能抵挡住徐游御物之术的绝对不过三人。

    如此实力,又为何不上台。

    伯奚想不通,最后只能归结于,这小子怕麻烦,懒,所以他才气的骂,殊不知旁边他几个师兄弟包括极星真人听到他的话后,都是心中暗道你们师徒二人简直一个样子,伯奚你小子不也是一样,以前为了怕麻烦而避战的事情,难道还少了?

    不过这个场合,弟子都在,他们也不能说,只能在心里将伯奚数落个够呛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师父,教出什么样的徒弟,这老化果然是没说错。

    徐游上了台子,还是有些不情愿,白子婿此刻是兴奋无比,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教训徐游了。

    白子婿已经想好,一会儿便以雷霆手段,直接击败徐游,他要告诉所有人,这徐游不过是一个花架子,不值一提,更是要当着所有人的面,击败徐游,将之前传的沸沸扬扬的,关于徐游的各种传言画上一个句号。

    “徐师弟,咱们虽是比试,但一会儿术法不认人,若是不小心伤了你,可不要怪我。”白子婿一脸吃定徐游的表情。

    徐游自然知道白子婿打的是什么主意,不过无所谓了,徐游记得师父说过,他那一招御物之术,以十万斤之力加持在破法铁丸上的攻击方法,筑基期之下无敌。

    这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。

    徐游相信,以伯奚师父的见识,能说出这一番话,就说明自己那一招的确是厉害,除非对方有什么特殊的手段和术法神通,否则绝大部分筑基期之下的修士,都应该是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白子婿能不能挡住,徐游不知道,反正试了才知道。

    若是白子婿真的能挡住,徐游再想别的办法,总之,现在是要手底下见真章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不过想天然,徐游低谷了白子婿的无耻。

    对方刚说完那番话,居然是立刻动手。

    他是神剑散人的弟子,所修的,自然是各种剑术神通,话音还未落,三道剑气就封住了徐游上中下三路,来的极为突然。

    徐游也没想到这白子婿如此的无耻,话都没说完就开始动手。

    是想要出其不意?

    徐游手中可是有不少法器,四象玲珑塔便可以直接防御,所以在这瞬间,徐游催动这四象玲珑塔,立刻是撑起一道灵光护盾。

    不过白子婿不是一般弟子,他的三道剑气叫做破天三剑,有崩山断海之威,就听到轰轰轰巨响三声,徐游连带灵光罩,都被打的倒退数步。

    若不是徐游最后关头稳住身形,怕是直接就被打落下台子了。

    白子婿的攻势显然并不只是如此,三剑之后,又是几道拳印轰过来,只不过这几拳的威力,显然比不上刚才的三剑,唯一让人恼火的是,这拳印的冲击力极强,徐游看出来了,这白子婿是想要将自己直接撞下台子。找本站搜索"笔趣阁CM" 或输入网址:注册送彩金娱乐平台 www.concometalstn.com